|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历史 > 金溪籍高僧与建文帝(郑承东、黄钲平)

金溪籍高僧与建文帝(郑承东、黄钲平)

关键词:金溪之窗 金溪籍高僧与建文帝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关机构: 金溪之窗
  • 电 话:
  • 网 址:http://
  • 感谢 jxcci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
  • 点击率:945

   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

无论是南京的明史研究专家,还是宁德市建文帝研究小组,经过近2年多的研究,都不约而同发现,建文帝入闽避难的背后,都晃动一个神秘的影子。这是一位从宁德安仁寺出家的高僧。好像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安排,建文帝在泉州、福州、南京等地踪迹均与此人有关,两人似乎如影相随。这位金溪县籍高僧就是是释正映洁庵禅师。
洪武末年:朱元璋的秘密召见
  洪武末年,权术大师朱元璋已预感死期不远,对后事做了许多自认为是高瞻远瞩的安排。虽然他选定朱允炆为皇位传人,但他对这位明仁却柔弱的孙子一直放心不下。比如杀尽开国元勋,将诸王子赶到边疆封王,都是另一种意义上的“清君侧”,为孙子顺利接班铺路。这期间,发生一件比较奇怪的事。
  泉州开元寺在洪武年间,一直是皇家的重点寺院。但在洪武末年,却选不出住持。最后,由朱元璋钦命江西金溪人正映洁庵禅师为泉州开元寺住持。由开国皇帝亲自委派一个寺庙的住持,这在明朝是绝无仅有的,然而,这千载难逢的事情却偏偏被泉州开元寺遇上了。难道其中另有玄机?这是一奇。
  更奇怪的是,在洁庵禅师即将赴任之前,朱元璋单独召见了他。并对他说了一句语重心长的话:“现在要当好住持很难,要是太善良了就要被人欺负,要是奸恶的话,就要受人攻击,只有洁身自好才能长久啊!”或许这就是政治家式的语言,话不能说得太满又寓意深刻,令人回味。这也是朱元璋的行事风格。现在看来,朱元璋当时对正映和尚的告诫含意深刻,他流露出担心皇太孙接班后,善良会被人欺负之意,保不住皇位。他把这份不轻易告诉臣子的担心说与一位钦命的高僧,当然意味深长,而作为高僧的洁庵禅师自然也是心领神会———朱元璋要洁庵禅师对少帝朱允炆大力支持。
  洁庵禅师是何方神圣?能承担这份“托孤”重任?据《灵谷禅林志》卷8《高僧》记载:正映,字澄渊,号洁庵,一号月泉,自称雪老。洁庵禅师从小在宁德三峰寺(南峰寺)、安仁寺出家,当小沙弥。曾于明洪武十九年到南京钟山灵谷寺拜住持慧明谦禅师(福鼎人)为师。洪武二十九年(公元1396年)“赴考试经得度”住灵谷寺,后游北京。在朱元璋晚年,洁庵禅师受命前往泉州开元寺当住持。后离开泉州前往雪峰寺当住持,是雪峰寺的第六十七代传人。当然,我们现在无从知晓,朱元璋为何如此信任洁庵禅师:钦命,显然是一种刻意的安排;秘召,更有秘不示人的面授机宜。
  后来发生的一切,或许可以**发生在朱元璋晚年的钦命住持、秘召高僧怪事的玄机。
永乐15年:“保皇”行动受挫雪峰寺
  朱元璋一死,朱允炆接位才四年,便被他四叔赶下了台。这恰恰印证了权术大师朱元璋的远虑。既有远虑,作为一国之君做出后事的安排也是顺理成章。比如秘匣以及秘匣中存的南逃线路图等等,对于朱元璋这样的权谋大师来说,也并不是匪夷所思之事。
  靖难之役,金川城破,建文帝打开秘匣,按照爷爷事先安排的南逃线路图,一路南逃,由浙入闽。那么,事先已入闽的洁庵禅师尽到了“保皇”之责了吗?正当建文帝一路南逃,到达福建宁德的时候,时值永乐元年底,正映洁庵禅师却又突然离开泉州,到福州雪峰寺任住持。据文史专家考证,其时沿海倭寇作乱,朝廷为平倭,派兵南下,泉州开元寺成为驻兵之所,周边成为兵械制作场所,僧人疏散各方,正映洁庵禅师此时避往雪峰应在情理之中。
  那么,落难的建文帝随后也逃往雪峰寺了吗?洁庵禅师保护了他吗?据研究小组考证,建文帝大约是永乐三年底、四年初到达雪峰寺,受到洁庵特殊保护。从现有的资料看,洁庵禅师赴任雪峰寺住持后,大兴土木,尤其是在永乐九年受太监冯让资助,洁庵禅师重建了佛殿、法堂、山门等诸多建筑,一时令雪峰寺成为闽中诸大刹之首。到了永乐11年,郑和还送来殿前瓦塔二座。现在寺中两座瓦塔塔基尚存。据寺院众僧介绍,两座瓦塔毁于解放前。塔基遗址四周,已开辟为牡丹园,还能偶见砖瓦。在雪峰寺枯木庵树腹碑外刻也有意外发现:“钦差内官古童、段奇、徐忠三员于永乐八年正月十九日登山喜舍大殿五尊佛藏,修崇善事,游览古迹。登象骨峰,龙头,水磨香石堵界,至二日出山,住持洁庵题。”王道亨认为,洁庵禅师得到一批太监的施舍才将雪峰寺重建为闽中之冠。冯让背后的重要人物就是郑和,他的师傅是姚广孝。更隐蔽的是得到逃亡福建的建文帝及旧臣们的财力支持。
  但也正是永乐11年,雪峰寺发生了这样一件事:这一年的冬天,第三次下西洋的郑和送瓦塔到雪峰寺,却意外地遇见了建文帝,惊讶之余,便哭着跪拜在建文帝脚下,抚摸着建文帝的脚。建文帝轻轻地叮嘱郑和:“你能随我举事吗?”郑和哭着回答说:“我不能,我不能。”随后,郑和便告辞了。这是在明朝遗民查继佐所著《罪惟录》中的记载。该书成于清康熙年间,在志卷三十二中的《建文逸记》中说:“建文帝携一子至浦江郑氏家,后又纳一妾,生四子……走住福州雪峰寺。三保下洋过之,泣拜于地,为之摩足,帝微嘱三保举事,泣对不能,别去。”郑和曾与建文帝在雪峰寺谋面?清康熙二十二年(1683年)修《江宁县志·陵墓》卷五记载:“三宝太监郑和墓,在牛首山西麓。永乐中命下西洋,有奇功,密知建文踪迹,回朝皆奏不闻,史称其有隐忠云”。此则史科与《罪惟录》记载相互印证。
  自从发生这件事后,亦即永乐11年后,身为雪峰寺住持的洁庵禅师的行踪与身份便在史籍中开始“模糊”起来。
  据《雪峰山志》记载,永乐十六年洁庵禅师受高人指点,毅然辞去雪峰寺住持一职,并随即离开雪峰寺。《雪峰山志》与建文帝专案组长胡滢所撰碑文都说,洁庵禅师辞职后退隐南京钟山灵谷寺。但建文帝研究小组在《雪峰山志》和《灵谷禅林志》寻找有关洁庵禅师的模糊记载中,隐约看到了洁庵禅师不详的命运:
  首先是洁庵禅师曾经住持过的雪峰寺与《雪峰山志》中到底隐讳了什么?研究小组组长王道亨从《雪峰山志》、《开元寺志》中发现:明永乐至正统年间,雪峰寺住持变动极为频繁,从第六十七代洁庵禅师至第七十五代庆预禅师简介都很简要,只载出生地和姓氏,事迹空缺。而第七十代象祖禅师、第七十二代祖渊禅师则干脆没有一字记载。王道亨认为,这与当时雪峰崇圣禅寺发展为闽中寺院之冠的辉煌历程极不相称。而没有记载更说明雪峰寺此时可能发生了重大事件。最恰当的解释就是,雪峰崇圣禅寺隐藏了建文帝,最终走漏了风声,洁庵禅师遭到朝廷的软禁。
  《灵谷禅林志》中关于洁庵的记载,则干脆隐去洁庵在开元寺、雪峰寺最辉煌的十几年历史。
  那么洁庵禅师最后的命运如何呢?王道亨认为,最好的解释是洁庵隐藏建文帝一事,被人告发,“后游北京”实际上是到北京接受审查,但知恩图报的洁庵拒不承认隐藏建文帝之事,迫于洁庵在佛教中的威望,朱棣只好将洁庵软禁。
  随后的考证证实了这一点。《明代高僧传》中有关祖渊禅师的传略及《灵谷寺志》中的相关记述披露了卧底雪峰寺,揪出建文帝与洁庵禅师的正是这个祖渊禅师。随后,南京专家郑自海、郑宽涛先生的后续考证支持了这一点。
永乐17年:胡濴入闽剿灭“保皇行动”
  礼部尚书胡濴是受命专访建文帝踪迹的大臣。史载其生而发白,弥月乃黑。建文二年举进士,被授予兵科给事中职务。朱棣篡位成功后,其与杨士奇等20人投靠了朱棣,朱棣立即将其调任为户科给事中。后因秘访有功,升任为礼部左侍郎,再后又擢升至礼部尚书。
  永乐十七年冬,胡濴奉使闽粤期间,登览雪峰之胜,留下长篇题咏:“永乐十七年冬,予奉使闽粤,登览雪峰之胜……师姓洪氏,名正映,号洁庵,世居江右之金溪,自幼托迹沙门,不茹荤膻,受具足戒于杭之昭庆寺,得法于灵谷巽中禅师……”这篇《雪峰寺崇圣禅寺碑记文》内容主要是为雪峰寺离任住持洁庵禅师撰写传记碑文。研究小组认为,碑文的字里行间,却蕴含着踪迹建文帝的玄机。
  在这段碑文间,研究小组还找到了诸多历史隐秘与可疑之处。
  研究小组认为,胡濙在雪峰寺的碑刻题记,在记述洁庵禅师的传略时,一是有意隐去了洁庵禅师在福建宁德安仁寺、三峰寺出家的情节,而说他“受具足戒于杭之昭庆寺”;二是说洁庵禅师是永乐二年到雪峰寺,此记载明显与《开元寺志》、《雪峰山志》中所载不同,二志中均言洁庵禅师是永乐元年至雪峰寺。胡濙碑记说洁庵禅师系永乐二年由僧录司行文调任为雪峰寺住持的,而前两志书均言系众山长老推选赴任的。更大的疑点还在于,《雪峰山志》中记载洁庵禅师“归老灵谷”,而胡濙的碑刻则说“归隐灵谷”,而且两者的说法在时间上也有相互矛盾之处。
  究竟是谁在造假?研究小组分析,很显然,是胡濙在奉命造假。胡濙的造假行为暴露了他的雪峰山之行的真实目的———处理洁庵禅师被捕后的雪峰寺善后事宜,以此免让世人知晓建文帝尚在人间,且隐跸在雪峰寺的事实,既要达到让雪峰寺和尚封口,又要让后人无从查考建文帝之事,立个碑还是很有必要的。所以,也就出现了上述情况。
  洁庵禅师被捕后,被秘密押往南京,旋又押往北京,由朱棣的锦衣卫头目亲自看管。《灵谷寺志》披露这件事。而建文帝则被押至先前他活动过的福宁州的支提寺囚禁———那儿的人反正都知道朱允炆尚在人间。当然,在周边布满重兵防控还是需要的。
  一个高僧的“保皇”之旅,惊险传奇,这里面充满了感恩与忠君,忠诚与背叛,佛雨与腥风,俨然是一部家破国亡的史诗般的悲剧。  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纠错信息:
感谢您的参与,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金溪!
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
标题:
验证码: (看不清?点击图片刷新)

电话:18179435510 传真: 邮箱:30236280#qq.com
地址:金溪县秀谷小镇创客空间1号楼 邮编:344800
Copyright © 2004-2020 金溪之窗传媒公司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中国
京ICP备09021873号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 电信业务审批[2009]字第548号函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